芙蓉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透过周源的乌镇演讲,看知识分享的破局逻辑

www.mutakamel.com2020-01-08

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是每个人最难忘的。首先,这是一顿饭。首先,丁磊组织了一次年度猪肉品尝会议。然后,刘董强和王兴拉来到他们的朋友圈玩“东兴游戏”。

但是首先,这是一个互联网上的分享会议。一方面,这是一个世界级出风口的讨论,如人工智能。另一方面,中国新的互联网明星开始涌现,比如智虎。在“共享经济:创新与治理”子论坛上,智虎是知识共享领域唯一具有代表性的企业。

“东兴局”企业实际上可以代表每个用户都很亲近的互联网领域,如内容分发、自行车分享、短片和知识支付。前三项于去年形成,今年是知识支付开始商业化和制度化的第一年。正如周源所说,2017年是知识共享成为真正市场的一年。在分享知识市场繁荣的同时,周源也提出了知识共享面临的非标准产品属性和版权问题。通过他的演讲,我们或多或少可以看到知识共享的逻辑和趋势。

重新定义知识精英和知识共享

在一个支离破碎甚至尘土飞扬的消费社会中,我们都面临着知识危机,也正在经历着知识共享的划时代变革。正如温伯格(Weinberg)在《知识的边界》中所说,知识具有网络属性,存在于商业、政府、媒体、博物馆、图书馆以及人们交流时的思想中。

在人类历史上,知识的传播受到东西方载体的限制,在大多数历史阶段被一小撮精英所垄断。知识只能通过家庭或老师在小范围内传播。长期以来,人们的知识只属于精英阶层,知识高于一切,这就是刻板印象的根源。

周源提到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即“超越传统精英概念的知识共享是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最佳解决方案。周源说:“互联网的发展使得知识共享速度极快。今天,每个人大脑中的知识、经验和观点都已经转移到了互联网上。我们与世界、信息和知识有不同的联系。“

当互联网允许全民参与知识共享时,人们眼中的传统“知识精英”概念也会改变。关于“精英”问题,周源表达了他的理解。他说:“每个人都有值得分享的知识,每个认真分享知识的人都是精英。“在周源看来,在所有人参与知识社会的情况下,知识共享可以“超越传统的精英理念”。

当知识网络化时,房间里最聪明的人不是教我们的人,甚至不是房间里每个人的集体智慧,而是房间本身。这强调了平台的价值属性,像智虎这样的平台是“人类知识共享的加速器”。

知识共享面临两个主要问题:非标准产品属性和版权。

在智湖今天,不仅有现场和智湖书店这样的知识支付场景,还有一个智湖私人班,最近推出了及时和结构化的音频支付场景。然而,喜玛拉雅调频、获取、回答和其他知识支付产品也在创造头内容和扩大产品线。然而,在每个行业崛起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野蛮增长的因素。知识领域也是如此,只是大多数人仍然忙于占领领土,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

可以说,从智虎的问答开始,周源包括黄继新、张亮等智虎的主要长辈都是知识共享的实践者。因此,当他们看穿这个行业时,他们比他们的许多同龄人更深刻。周源在乌镇提出,知识的非标准属性和版权是当前两个突出的问题。

非标准产品成为问题的原因是基于消费者的考虑。用户在消费前没有明确的期望,缺乏可参考的质量标准。如果消费后不满意,没有相应的保护机制和评价标准。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消费需求受到抑制,或者重复购买的意愿下降。版权是为了保护内容产品的权益

在评价体系方面,智虎采用鼓励机制:用户可以在购买后对作品评分,高评分的高质量内容会得到更多关注和推荐。

在售后服务方面,智虎率先针对内容深度、准确性和用户期望水平的不匹配,提出了7天无退款等一系列措施。

版权问题可以说是每个内容行业最大的问题,知识支付也不例外。去年6月,喜玛拉雅调频推出首个付费课程《好好说话》,许多盗版资源也出现在淘宝等平台上。如果你想听高宋啸在蜻蜓调频台的《矮大紧指北》,却舍不得200元的订阅费?没关系,只要你在网上搜索,你就会发现微信公众号和淘宝店打着“免费”、“低价”的旗号向你招手,这些内容提供商只是“搬运工”。

在朋友圈里,你可以经常看到“蒋勋书友会”的“微商”。他们实际上在蒋勋的红楼获得付费节目,然后私下组成付费社区。这些蒋勋老师可能不知道,但平台蜻蜓调频显然可以有更多的流水。

不仅蜻蜓调频台,喜马拉雅调频台和智湖的私人班也将面临这种情况。如何从源头上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是所有平台都需要考虑的问题。智虎目前的实践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权力的肯定。通过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的合作,明确平台用户的版权归属,确立侵权的红线。目前,智湖站已完成近1500件作品的版权登记。随着这条路径的开通,新表单的版权可以在版权注册中快速完成。

授权和权利保护。智虎为版权产品推出了一站式版权服务中心,范围从侵权处理到版权收入服务的扩展。它推出了“禁止重印”和“付费重印”功能。同时,它还与其他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以实现用户快速报告和跨平台快速处理的“止损”目标。

此外,考虑到发起者个人权利保护的高昂成本以及所涉及的大量时间和精力,智虎还将为发起者提起诉讼,并提供合法的权利保护服务。

知识共享会成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吗?

周源在他的演讲中提到了一个数据。根据《2017年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的相关数据,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营业额约为3452亿英镑,比上年增长103%。融资规模约为1710亿英镑,同比增长130%。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参与提供服务的人数约为6000万。

中国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和未来潜力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尤其是知识共享经济,年增长率为205%。以前,每个人都认为Quora是智华的创始人,但现在看来智华在内容、形式和兑现空间方面远远落后于Quora。

这非常像超越推特的微博。推特几乎还是以前的推特,微博已经成为一种富媒体产品,融合了推特、移民局、脸书和YouTube的优势。Quora几乎是同一个Quora,Zhu已经成为一个知识共享平台,汇集了Quora、Linkedin、twitter和medium的优势。

cmnet的创新,包括移动支付、自行车共享和知识支付,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这也是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能够继续吸引海外互联网老板的原因。

根据之前的分析,目前知识支付用户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的中产阶级,从一线城市蔓延到二线和三线城市,从毕业后三年内的年轻人向更广泛的终身学习者过渡也是一个重要趋势。在大城市,知识支付被咨询公司和行业共享会议所取代。在二线和三线城市,知识支付将取代原有的机场图书、最畅销的技能图书和地区教育机构。

年轻人的职场主动性、中产阶级的身份焦虑和终身学习者对知识的渴求将不断推动知识支付的发展。因此,一个预审法官

youtube.com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