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宝宝潮”遭遇“师资缺口” 普惠性幼儿园建设还要迈过几道坎

www.mutakamel.com2020-02-17

今年9月,全面二孩政策后出生的第一批儿童进入幼儿园,“入园难”问题越来越突出。在四川、广东等省,幼儿园甚至采取了“摇号入园”的政策。

2017年4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全国三年制学前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5%,全纳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时间表越来越近了。幼儿园在转型过程中会遇到哪些困难?“脖子卡住”的问题解决了吗?

普惠幼儿园建设取得成效

普惠幼儿园与收费相对较高的幼儿园进行了比较。他们指的是高质量的公益幼儿园。费用由政府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确定或受政府指导。普惠幼儿园在场地设置和公园规模方面有具体规定。每个学生占地面积不少于12平方米,小班不超过25个,大班不超过35个。随着全纳幼儿园转型的推进,各地纷纷提出了自己的全纳幼儿园建设思路。

10月8日,记者从天津市教委获悉,天津市全纳民办幼儿园的认定工作已经完成。根据幼儿园实际入园人数,示范园、一级园、二级园、三级园和四级园每年分别给予每个学生4400元、4000元、3600元、3200元和2800元的补贴。

9月27日《山东省学前教育条例》经山东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批准。《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实施。《条例》明确规定,公办幼儿园和民办幼儿园的儿童比例不得低于本行政区域幼儿园儿童总数的80%,公办幼儿园的儿童比例不得低于本行政区域幼儿园儿童总数的50%。

各种政策的引入有效地增加了招生名额。以天津为例,与2018年相比,包容性私立学前教育学位数量增加了约1万个。北京市全纳幼儿园覆盖率为75.3%,其中,乡镇全纳学前教育资源已全面覆盖。

浙江省积极弥补农村学前教育的不足。据估计,到2020年,全纳幼儿园的覆盖率将达到83%。

早在2018年5月,上海80%的幼儿园通过了验收。

幼儿园不断扩大,全纳幼儿园逐渐增多,但仍存在“瓶颈”问题,尤其是幼儿园教师问题。

2018年,全国有专职幼儿园教师258.14万人,比上年增长6.14%。其中,70.94%的专职教师接受过学前教育。实际情况并不乐观。不久前,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报告》中指出,全国?杂?52万名专职幼儿园教师,公办幼儿园专职教师比例偏低,师资队伍不稳定。

天津大学幼儿园,创建于1952年,是一所国有的国家级高级幼儿园和天津市示范性幼儿园。沈彤主任的焦虑仍然来自老师:“幼儿园老师需要很大的责任感。幼儿园工作中不能有错误。然而,自1995年以来,幼儿园教师的人数一直很少。目前,幼儿园有140名教职员工,其中三分之二是非招聘人员。”没有公司,收入也不高。幼儿园不能招收相关专业的本科生,只能降低录取门槛。如何提高教师的专业素质,如何留住训练有素的教师,是沈彤最关心的问题。

幼儿教育需要个人更仔细的观察和指导,对教育者有更高的要求。然而,社会上有一种长期的偏见

“体制有缺陷。我们尽最大努力实现同工同酬,但这非常困难。有必要为从事职称评定和职业培训的教师创造同样的机会,以便没有准备好的教师也有同样的改进空间。”沈彤深知教师队伍的稳定对幼儿园发展的重要性。“幼儿园老师真的非常努力。每个孩子都需要注意吃、喝、拉和撒。孩子们没有充分表达自己。儿童的健康和情绪需要老师的观察。孩子们相处的方式也需要老师的指导。目前还有各种更令人紧张的安全问题。经常更换老师不利于孩子的身心成长。对幼儿园来说,培养一名合格的教师并不容易。如果教师不能留下来,也会给幼儿园造成损失。”

中西部地区和农村地区的幼儿园甚至缺少教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今年8月发布的《西部学前教育发展问题及解决方案》报告也指出,农村地区的专职幼儿园教师缺口很大。相关调查显示,目前34.8%的农村幼儿园教师想转行,65.2%的农村在职幼儿园教师已经转行或转岗。很多地区都建了幼儿园,经营着浦辉花园,但是他们缺少老师孙刚指出,师资队伍建设是解决学前教育问题的重中之重。

系统和机制需要进一步理顺。“幼儿园”的短缺正在得到缓解,一些地区已经进行了新的尝试。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报告显示,目前已有19个省颁布了公立幼儿园教师设置标准。与2010年相比,2018年贵州省幼儿园教师人数增加了7倍,2018年山东省增加了6000多名教师。

在学前教育相对发达的挪威,中央政府承担大约50%的幼儿园运营成本,市政府承担大约30%,剩下的20%由学费承担。在政府承担的资金中,约80%用于学生平均费用和教师工资,20%用于幼儿园运作。

一些学者认为这为中国对全纳幼儿园的财政支持提供了启示,“钱应该花在教师身上而不是硬件建设上”。

这一观点得到了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园长吴冬梅的认可。"如果分?涫腔诮淌Φ牧斓迹飧鑫侍饪赡芑岬玫浇饩?."但这也是打破话题的难点。首先,资源是不平衡的。吴冬梅告诉记者,包容性幼儿园包括公共公园和包容性私人公园。其中,公园分为教育部门、其他政府机关、事业单位、政府机关、国有企业、集体和部队。在不同的公园管理体制下,由于公园管理和行政上的隶属关系不同,将会享受到不同的资源。“长期以来,中国有限的学前教育资源配置将明显向教育部门的公园倾斜,而其他公园所有者的公共公园和包容性私人公园缺乏支持。”

与此同时,吴冬梅还说,即使是公立幼儿园也可以分为一级幼儿园和二级幼儿园。一类幼儿园的教师有自己的机构,他们的工资完全由政府分配,工资相对较高。公益性二级幼儿园有两种教师,一种是“财政工资”,另一种是“幼儿园的一部分,政府弥补就业的差距”。两者之间的工资差距很大,不可能实现“同工同酬”。

与此同时,吴冬梅说,幼儿教师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和物质压力。“这种压力不仅来自于对幼儿园教师职业的误解,还来自于薪酬和待遇等不完善的保障体系。尽管师范学校和职业学校正在扩大学前专业学生的入学人数,但由于工资和社会地位问题,毕业后留在幼儿园的学生人数无法得到保证。”吴冬梅说道。

近年来,国家有所进步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