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17岁漂亮女孩患重症后陷入重度抑郁,白天是知心姐姐晚上悲伤自残

www.mutakamel.com2020-02-18

你是和没有感受到真爱的离婚父母一起长大的吗?你有没有觉得整个世界是黑色的,没有任何颜色?你曾经患过让你的家庭负债累累的疾病吗?你有没有感觉到负担并深深自责过?你有没有感受过想死却不能死的眼泪?我经历了所有这些事情,它们也是我现在的处境。三年前我患了白血病,去年我患了严重的抑郁症和焦虑症。白天我是我的知心姐姐,晚上我哭到半夜。我只有17岁。

我叫陈婉婷,我来自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香龙街山水湾社区。这是我以前的家,我三年前卖掉它是为了治病。我经常回想起那个家庭中许多温馨的场景,这些场景在我的生活中曾经是不可能重现的。我9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陈燕远离家出嫁。我一直和我父亲陈俊亮住在一起。不完整的家庭让我比同龄人更早理解。渴望为我的家庭分担负担,但又无能为力,这种无力感压倒了我。

三年前,由于流鼻血,我最终被诊断为“白血病”。我假装放松,并表示我不在乎,但我仍然在晚上留下恐惧的眼泪。不敢去理发店,我在家剪了头发。我担心秃头会吸引奇怪的目光。我买了一顶假发出去时戴。这是我对爱美者最后的尊严。

我母亲听说我生病了,从其他地方来到医院照顾我。当时,她怀上了另一半,父亲身边还有一个阿姨。虽然化疗让我的身体遭受了很多痛苦,但我感到非常开心。我没想到会和父母住在一起。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们四个人相处得很好,我突然放下了他们离婚给我带来的伤害。他们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这也是一个好的结局,不是吗?至于我的孤独,我能忍受。

母亲很快就离开了,之后我只见过她一次。我的治疗并不顺利。肺部真菌感染在52天的ICU治疗中花费38万元。从肺部收集了两大碗水。与此同时,昂贵的进口自费药物被用来把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在重症监护室,有其他病人躺在我旁边,他们可能无法在任何时候一口气起床。半夜,内心的恐惧弥漫在空气中,让我头皮发麻。直到现在,我睡觉时都不敢关灯。

26次化疗,期间给予19次危重病通知。去年八月,我终于接受了治疗,回家了。因为意外感染花费了我比其他人多几倍的钱,所以我是科室里最贵的病人,但是恢复得最好,前后花费了200多万。爸爸卖掉了家里唯一的房子,谦卑下来,借了很多钱让我活着。他说他不能让我走进医院躺在一个小盒子里回家。

在平静的度过了一年后,我的姑姑成了继母。当我父亲不能照顾我时,她给我洗澡和穿衣服。她带我去拍美丽的艺术照片来庆祝我的重生。但是我发现,由于我对疾病的过度恐惧和担心,我患上了精神疾病。我看不到光明的未来。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我感到沮丧和不稳定。我哭到深夜,甚至有自毁行为。后来,我被诊断出患有严重抑郁症和中度焦虑。医生说需要心理治疗,但我拒绝了。一次性费用超过2000英镑。我选择善待自己,以减轻家人的负担。

在平静的度过了一年后,我的姑姑成了继母。当我父亲不能照顾我时,她给我洗澡和穿衣服。她带我去拍美丽的艺术照片来庆祝我的重生。但是我发现,由于我对疾病的过度恐惧和担心,我患上了精神疾病。我看不到光明的未来。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我感到沮丧和不稳定。我哭到深夜,甚至有自毁行为。后来,我被诊断出患有严重抑郁症和中度焦虑。医生说需要心理治疗,但我拒绝了。一次性费用超过2000英镑。我选择善待自己,以减轻家人的负担。

10月底,父亲带着借来的4万英镑带我去北方就医。医生冷淡的回答是:移植

10月底,父亲带着借来的4万元钱带我去北方就医。医生冷冷地回答说:移植是迫切需要的。爸爸崩溃了,大声哭了。我不能忘记他无助的眼睛,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看我。我的心像刀子一样扭曲,我只有一句话:爸爸,你努力了。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