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公募规模激战 银行系掉队:工银瑞信缩水逾1400亿份

www.mutakamel.com2020-03-16

原标题:公开发行规模激烈战斗!该行是一只落后的基金,工银瑞信(ICBC Credit Suisse)领跌逾1400亿股

Source:New Economic IP

“2019年公开募股”三:规模是生命线,谁能脱颖而出?

2019即将结束,基金公司规模之争尤为激烈。截至12月29日,当月新成立的基金数量已达到149只,创今年新高。发行资金总额达到2759.45亿元,也是一年中最高的一个月。

新经济线E注意到,为了进行最后的推动,许多基金已经发布公告,提前结束卡头寸的增加。其中,12月23日至27日这一周,新成立的基金总数为88只,占近60%。在一周的五个交易日里,5只基金、21只基金、28只基金、15只基金和19只基金相继被宣布。收盘总天数达到万天,占42%。

Wind的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10月29日,共有1040只新基金成立,在公共基金历史上首次突破1000大关。同期,本年度发行的股票总数达到1.12亿股,超过2015年的1.98亿股,创历史新高。

但是,在公共资金股权投资转型的趋势下,银行资金不再依赖流动性和渠道优势,出现了集体滞后的现象。

截至2019年12月29日,中国工农业建设四大国有银行旗下的基金公司中,建新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农业银行汇力基金、中行基金的资产规模均比上年缩水。其中,领先的工银瑞信基金总份额下跌近1420亿股,跌幅23%。

本期“2019年公开发行”系列,新经济系列E将对其进行评估。“基于银行的基金落后于新经济”在线调查发现,尽管有强大的股东背景,但其货币市场基金份额的急剧下降和股票基金未能突破是导致基于银行的基金落后的重要诱因。

截至2019年12月29日,按照总资产净值的顺序,在上述四大银行基金中,除中银基金保持第11位不变外,其余三大基金公司的市场份额均遭受挫折。如果建新基金从去年的第三名跌至2019年的第五名;工银瑞信基金也从2018年的第四名跌至今年的第八名。农业银行汇力基金从第17位降到了第22位。

以工银瑞信基金为例。截至12月29日,其在货币市场基金中的份额从2018年底的4716亿美元大幅降至3339亿美元,大幅下降1377亿美元,降幅为29%。同期,该公司的股票基金份额也从470亿英镑降至389亿英镑,减少了81亿英镑,降幅为17%。

从规模变化来看,2014 -2015年是权益类爆发的一年。非货币资金规模从2014年底的700亿元增加到2015年底的1511亿元。其中,股票型基金的规模从160亿元飙升至456亿元,增长近两倍。显然,在2014年和2015年的最后一轮,工银瑞信利用这一形势扩大了规模。

然而,“后遗症”也很严重。截至12月27日,自公司成立以来,仍有25只基金的总回报为负。其中,工行互联网作为该公司最大的股票基金,自成立以来实现了-60.90%的净增长率,在同类基金三年业绩排名中排名第192/201位。紧随其后的工银瑞信(ICBC Credit Suisse)自成立以来实现了-37.20%的回报率,在同类基金的三年业绩排名中排名第199/201。

截至目前,公司旗下仍有6只部分基金或股票基金亏损超过10%,分别为工银瑞信新能源产业、工银瑞信农业产业、工银瑞信聚焦30、工银瑞信生态环境、工银瑞信稳健增长H、工银瑞信高端制造业,累计净增长率在-25.70%至-10.50%之间。

此前,工银瑞信刚刚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了负责人的交接。今年5月9日,工银瑞信基金宣布,从2019年5月8日起,公司原总经理郭特

同样,截至12月29日,建信基金旗下的货币市场基金、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规模同比大幅下降,分别从2018年底的5237亿、139亿和137亿元降至4257亿、132亿和115亿元。中国农业银行汇力基金旗下的货币市场基金、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规模均较去年同期大幅赎回,从2018年底的1292亿、44亿和94亿分别降至837亿、38亿和78亿。

总体而言,基金产品的分布结构全年呈现差异化,冰和火扮演两个角色。尤其是债券基金,已经出现并贡献了该行业60%以上的市场份额。2018年新设立的债券基金数量和份额分别为3490亿和4041亿。截至2019年12月29日,2019年新增债券基金498只,发行股票大幅增加至8934亿股,占比63%,同比分别增长43%和121%。

同期,新成立212只股票基金和305只混合基金,发行股份分别为2388亿股和2680亿股。与2018年的1366亿和3516亿相比,分别增加1023亿和减少836亿,分别占16.89%和18.95%,分别为15.24%和39.25%。

从基金公司的角度来看,全年新发行的基金超过50只(分别按账户计算,下同),超过3只,即华夏基金、南方基金和嘉实基金。此外,全年新增易方达、广发基金、田慧基金、郭芙基金等基金超过30只。

相比之下,全年只发行了6只货币市场基金,份额为75亿,低至0.53%,与过去大不相同。截至2019年12月29日,货币市场基金的份额总计1亿,较2018年的1亿减少了7081亿,降幅接近10%。其市场份额也从2018年底的63.15%降至52.37%。

此外,对于几类市场关注度较高的产品,如科创主题基金和特殊指数基金,银行型基金公司的参与度很低,甚至没有。重围下的规模困境可见一斑。面对公开发行行业的激烈竞争,银行型基金仍然无法胜出,其他中小基金公司更难突破规模困境。不仅如此,高层动荡加剧了内部管理的难度。

Wind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12月29日,衡越基金、渤海汇金、先锋基金、嘉禾基金、和煦之源基金、新华基金、信达澳洲银行基金、国开泰富基金、东海基金、吴栋基金等10大基金公司的总份额同比下降30%以上。

其中,规模缩水排名第一的衡越基金,仅有2只混合基金股票缩水至6800万股,净赎回1.7亿股,年内份额大幅下降超过71%,行业规模排名最低。从表现来看,这两只基金基本上处于类似基金的底部。例如,衡越核心选择甲和衡越研究选择甲的净增长率分别为8.52%和22.51%,分别为712/718和658/718。

公开信息显示,衡越基金是由领先的美元私募股权投资管理领袖和国内公募基金专业团队共同组建的第一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它成立于2017年9月14日。公司发起人为致新资本创始人李书俊(持股65%)、公募基金团队(持股20%)和江苏金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5%)。

然而,今年3月,该公司披露了高层动荡。3月19日,衡越基金宣布,公司原总经理毕国强因被董事会解除职务,未转任公司其他职务,于3月15日离职。

公共信息显示,毕国强在公共资金管理和监管机构方面有多年经验。曾担任富兰克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董事、富兰克林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鹏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副总经理,曾任池基金监管部副研究员兼研究员

黄鹏也有公开募股经验,曾先后担任中海基金总经理、总经理助理、董事会秘书、总经理等职务。现任上海智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投资委员会委员,曾任哥伦比亚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奥布莱恩格斯工程公司顾问工程师。他拥有杜克大学和范德比尔特大学的硕士学位。

此外,渤海汇金和须贺致远基金的规模也分别萎缩了61%和49%,至1.89亿元和1.05亿元,在业内排名倒数第四和第三。

同样,作为一家成立于2004年12月的老牌基金公司,新华基金在今年4月的换头中也经历了动荡。陈冲于2018年9月16日就职,执政不到一年。陈崇礼曾任国家经委中国企业管理协会研究室副主任、主任,中国企业报社社长,中国企业管理科学基金会秘书长,中国企业联合会党委常务副主席、副书记,重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幸福人寿保险公司筹建负责人。公司新任总经理由原总经理张宗友接任,新任总经理刘全胜于今年6月6日到任。他们都来自控股股东恒泰证券。

统计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12月29日,新华基金的总份额连续三年下降,分别为403亿、385亿和196亿。尤其是自2019年以来,这一比例大幅缩水,同比下降了189%。其中,混合基金、债券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的份额分别从2018年的61亿、89亿和227亿下降至2019年的53亿、72亿和56亿,分别同比下降8亿、17亿和171亿。在所有14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降至第75位。

此前,天丰证券于2019年7月发布公告收购恒泰证券,使得天丰证券间接获得了新华基金的牌照。据此,新华基金将成为天丰系统唯一的公开发行公司。

正如天丰证券副总裁兼恒泰证券联席总裁翟辰溪所说,公开发行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企业面临的环境更加发展和变化。然而,大多数企业使用固定的方法来处理它,因此它们的生存时间通常相对较短。在新的市场环境中,我们必须有评估形势的判断力,有战略眼光的智慧,以及实施到位的能力。届时,新东家的到来会不会改变新华基金的落后局面?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